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(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学费)




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,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学费

“3年博士最长8年毕不了业,65%的博士可能无法按期毕业,不是所有博士都理所当然能毕业”,南京大学校长吕建在今年两会上说。

最近,广州大学对72名研究生作出退学处理。他们中,有5名博士生、67名硕士生。这意味着,有博士生2010年就入学了,至今8年毕不了业。

广州大学跟记者透露,学位的管理将越来越严格,总的来说是朝着严出的方向。

清退

研究生遭清退,这事儿是认真的,可远远不止广州大学一所。

从年初以来,据不完全统计,至少有10所高校着手清退研究生。

按高校已经披露的数字初步核算,至少500名研究生遭到清退或正面临清退风险。

实际进行研究生清退的高校数,以及遭清退处境的研究生数,相信远超不完全统计的数据。

这些研究生面临退学风险,有一个共同原因: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。

按照《广州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细则》第二十条规定,研究生在校基本修业年限(学制)为:硕士生最长不超过5年,博士生不超过7年。

为什么不能像发达国家那样实行弹性学制呢?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,因为我国大学的办学经费过度地倚赖行政拨款,“很简单的道理嘛,如果一个研究生学了六年或七年了,他就会更多地占用国家经费。”

另一方面,由于我国大学的后勤没有社会化,延期研究生一多,学校的管理和服务压力也大啊。

学生若在学校规定的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,学校可予退学处理,教育部《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》第三十条给予肯定。

“对72名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,是依据学校学业管理的规定,我们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做决定的。”广州大学跟记者表示,“从学位授予角度来讲,就算本科生也不是百分百毕业。”

广州大学强调,对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,不需要去拔高它,也不需要过分去渲染它,这只是很正常的一个管理规定的执行。

记者从广州大学官网看到,截至2018年10月,有博士研究生188人,硕士研究生4533人。

粗略来算,每40个博士里就有1个被淘汰,每70个硕士里就有1个被退学。

广州大学提示道,“其实在广东高校界,跟中山大学、华南理工等学校相比,我们这个淘汰率都不算高的。像一些老牌的985高校,因为本身研究生的基数会大一点,大家反而会忽略淘汰率。”

严出

大学严出,从去年的本科生蔓延到今年的研究生,大势势不可挡。

不少理工科研究生表示读得很痛苦,学校加了发表SCI论文的要求,科研门槛水涨船高。人文社科也一样,大环境是越来越严格。

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,2019年2月26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》,如此要求道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高校势必要从严要求研究生,对延期学生进行清退。

不过,熊丙奇指出,从严要求研究生,不能仅仅只是清退延期学生。之所以延期,更重要的原因是学校、导师不够重视对研究生培养的过程管理和过程评价。

有研究生抱怨道,“我论文老早发给了导师,至今没有给我修改意见……我预计5月答辩,但是一直被拖,现在6月能不能答辩都是问题。”

因此,从严要求研究生,更需要健全导师制。也就是说,导师不能再当甩手掌柜了。

“重点抓住学位论文开题、中期考核、评阅、答辩、学位评定等关键环节,严格执行学位授予全方位全流程管理。”教育部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》一语中的。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(ID:chinanewsweekly),作者:俞杨

本期编辑:胡洪江、李娜

觉得好看,请点这里↓

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(合肥工业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学费)

赞 (0)